您好!欢迎访问大英县法院官网!
  • 大英县人民法院

司法案例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司法一线 > 司法案例
大英一女子要离婚,原因是不愿给丈夫带孩子,这是什么梗?
作者:大英县人民法院 时间:2018-10-08 分享给好友:

  720日这天,隆盛法庭来了这样一位妈妈,要离婚,不愿意给“对方”带孩子……

  她姓王,四十出头,衣着时尚漂亮,膝下有二子,大儿子洋洋(化名)初中刚毕业,小儿子鹏鹏(化名)才8岁。

王某一走进法庭办公室就开始哭诉,称她为刘某带了十几年的孩子了,当了十几年的免费保姆,现在被刘某气病了,实在受够了,不想再为他带孩子了,坚决要离婚,两个孩子都必须给刘某,刘某自己承担抚养费,法庭如若不支持,就从法庭办公楼跳下去。听着这云里雾里的气话,法庭的邱法官连忙给她端上一杯水,耐心倾听她的讲述后拨打了刘某的电话。

刘某称,他与王某于20012月经人介绍相识,同年8月登记结婚,婚后不久生下儿子洋洋,洋洋的到来为家里注入了新鲜血液的同时,也让夫妻二人感觉到了经济压力,为了让妻儿过上更好的生活,2007年自己开始跑运输,家庭条件在街坊邻里中算得上宽裕,2010年小儿子鹏鹏出生了,夫妇二人欣喜之余,倍感压力山大,于是决定再购一辆货车请人跑运输,王某则在家照顾两个儿子。

近两年,由于市场行情的变化,货运生意日渐萧条,刘某拿回家的钱越来越少,王某也去了一幼儿园当生活老师,每月工资800元,而此时刘某却迷上了麻将,夫妻时常为家庭琐事吵闹。

2015年底,王某以刘某沉迷赌博,夜不归宿为由起诉与其离婚未获准许,事后夫妻虽仍在一起生活,感情却日渐疏远,王某的脾气也变得十分暴躁,总认为两个儿子都姓刘,她是在为刘某带孩子。

刘某说,王某患有未分化型精神分裂症,常年吃药控制,虽然目前精神正常,但其娘家父亲得了癌症,母亲已年过七十,而自己的父亲早已去世,母亲到了古稀之年还要照顾年迈的爷爷,如若二人离婚,两个儿子都归自己抚养,自己忙于生计,两个孩子就可能无人照看,希望法庭能够劝劝王某,看在双方家庭目前的状况和两个儿子的份上,打消离婚的念头,再给大家一次机会。

鉴于刘某虽有真心悔改之意但又忙于货运不愿到法庭与王某面谈,而王某也坚持不愿意与刘某见面,邱法官决定邀请县人大代表龚世贵,司法所所长、家事调查员胡德勇、社区书记田中国参与调解,并采取“分兵作战”的方式分别做双方的思想工作。一方面,邱法官会同县人大代表龚世贵,司法所所长、家事调查员胡德勇、社区书记田中国对王某进行劝导,并告知王某,洋洋和鹏鹏不因为随父姓就只是刘某一个人的孩子,也是王某自己的孩子,她自己也应尽抚养义务。另一方面,由法官助理曾素蓉与刘某电话沟通,做刘某的思想工作,传达双方的意见,社区书记田中国也用电话对刘某进行劝慰。

 最后双方达成意向性意见,两个孩子随刘某生活,王某同意用夫妻共同所有的房屋和两辆货车中属于自己的份额折抵子女抚养费。判决后,双方均息诉服判。

 承办法官邱文彬说,本案比较棘手的地方在于,原告王某曾经患有精神疾病,性格暴躁、易怒,思想爱走极端,其本人坚持要离婚,坚持一个孩子都不要,也不愿意承担抚养费,王母也竭力支持王某的主张。而被告刘某虽然愿意和好,却迟迟不愿出面调和。如果死板硬套走程序,本案难以做到案结事了,所以只有想尽办法调解。虽然最终不是调解结案,但取得的效果和调解是一样的。在案件调解过程中,每个参与调解的人对王某说话都十分小心谨慎,深怕一不小心就触怒她。幸亏“众人拾柴火焰高”,各部门协同“作战”,通过做大量的说服工作,王某终于点头同意用夫妻共同财产中属于自己的份额折抵子女抚养费。

 法官释法

本案中,需要纠正王某的一个错误观点是,王某一直认为孩子随刘某姓,自己是在为刘某带孩子,这是错误的。我国《婚姻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给抚养费的权利”,第二十二条规定“子女可以随父姓,可以随母姓”,第二十三条规定“父母有保护和教育未成年子女的权利和义务......”。因此,子女不管随父姓还是随母姓,都是父母双方的孩子,父母对子女的抚养是法定的义务。

 子女是父母生命的延续,是夫妻感情的纽带,夫妻间多些担待,少些计较,牢牢握住这根感情纽带,家庭自然就和美了。(曾素蓉)

蜀ICP备15036050号 Copyright 大英县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电话:(0825)7823800 传真:(0825)7823800
地址:遂宁市大英县新城区卓筒大道213号 邮编:614400 Email:daying@126.com
技术支持:五佳网络 浏览次数:738次
  • 关注微信
  • 关注微博